点击排行

相关商品

汉服婚服古装婚服唐制婚服汉婚媚红妆中式婚礼绣花婚服喜服情侣
汉服婚服古装婚服唐制婚服汉婚媚红妆中式婚礼绣花婚服喜服情侣
重回汉唐原创婚嫁男女汉式婚服良缘上衣下裳情侣套装结婚礼服定制
重回汉唐原创婚嫁男女汉式婚服良缘上衣下裳情侣套装结婚礼服定制
比翼鸟汉尚华莲传统汉服周制婚服女款中式婚礼正统服装量身定制款
比翼鸟汉尚华莲传统汉服周制婚服女款中式婚礼正统服装量身定制款
如梦霓裳定制 汉服 婚服[上邪]黑红刺绣衣裳黑红刺绣拖尾曲裾礼服
如梦霓裳定制 汉服 婚服[上邪]黑红刺绣衣裳黑红刺绣拖尾曲裾礼服

汉服推荐

汉服咩:汉服,苏醒的记忆

来源: 翟梦玥

摘要:在人们逐渐重视精神文化的今天,高耸的钢筋丛林中,开始有人发出了对衣冠上国的重新思考:那件曾以章纹标识的华美礼服,今在何方?

作者:翟梦玥

《左传》记曰:“华夏,有章服之美谓之华,有礼仪之大故称夏。”

在人们逐渐重视精神文化的今天,高耸的钢筋丛林中,开始有人发出了对衣冠上国的重新思考:那件曾以章纹标识的华美礼服,今在何方?

汉服,不是单指汉朝服装,而是汉族的民族服装,是从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至明末间,汉人所穿服饰的总称,后经过三百多年风雨沧桑的断代,湮灭在了历史中,被子孙遗忘。

如今仍有很多人误以为,汉服是因其宽袍广袖的不便被自然淘汰的:它被误读做古装,调侃为穿越、演戏、作秀,甚至被同胞认做和服、韩服已屡见不鲜。

有人说,穿上衣冠不代表热爱传统文化,或许只是喜欢衣服而已,没有了礼,衣冠只剩一个表。

汉服真的只是外表吗?

且看深衣:它领口直角相交,象征地道方正,后中脊梁处,一条中直缝贯通上下,象征人道正直,分上衣、下裳两部分分开裁剪,于腰部缝合,象征两仪。上衣共用布四幅,象征一年四季;下裳用布十二幅,象征一年十二月……可以说,汉服本身就是祖先思想的延伸体现,是传统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记得2005年时的中韩礼仪大赛,韩国姑娘着韩服盛装登场,妆容考据,衣料纹饰精美隆重,举手投足间是庄重的礼仪气质。而中国代表佳丽出场时,却身着旗袍,玉腿掩映间散发的是时装的性感味道,虽然礼仪动作标准规范,但仍少了一份文明古国应有的沉静端庄。

我们不是舞着草裙的部落,而是拥有高度文明准则的礼仪之邦。穿着汉服,文天祥舍生取义,于谦誓死卫国;还是穿着汉服,汉文帝开创治世,唐太宗缔造大唐;我们有霍去病马踏匈奴,岳武穆收复河山;有孔夫子周游列国,王阳明龙场悟道;更有李时珍遍尝百草,徐霞客踏遍险关——衣袂飘飞间,是众多汉家儿女对自强进取、忠肝义胆的代代诠释。

盛唐时期,日本派出大量遣唐使到中国学习文化艺术、律令,这其中就包括了衣冠制度。后被高丽统一的新罗也请求唐太宗赐衣冠,革除新罗服饰,以求和中国相同。后各加入自己的审美,演变成为和服、韩服,尤其韩服中的女子服饰,逐渐提高腰线,缩短上衣,乍看又类似唐代的齐胸襦裙。因此,在今天很多人穿汉服出行时,经常被误认为日本人、韩国人。但我们却不能说汉服像他们的衣服,因为没有父亲长得像孩子的说法。

这是一个令人揪心的实例:2010年成都春熙路烧汉服事件:女孩孙婷身着汉服曲裾在重阳节时与同伴逛街,却被几个路人认成是和服,且不依不饶用武力威胁其脱下,最终当街焚毁。此事不仅对当事人造成了极大伤害,还被美国CNN和日本网站报道,国人因不再认识自己的民族服装,成为国际笑柄。

在这样的形势下,韩国开始对中国的文化变本加厉的占有和申遗,甚至还用上了影视宣传误导的路线。其中《朱蒙》将今江苏一带也臆想为自己的古代版图,把中国比做掠夺者,很多韩国影视剧服装越来越像汉服,甚至原版照搬朱子深衣、半臂等汉服款式。有日本学者指出:韩国将歪曲的历史当做考据的正史播出,没有任何解释说明,不得不让人怀疑是否有愚化民众、潜移默化其他国家观众,变相抢夺历史文化的叵测居心。

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人正加入到复兴汉衣冠礼仪的行列中。从2003年,在中国汉族日常生活中绝迹了长达358年之久的汉服被电力工人王乐天第一个穿上街起,到现在的全国各地都有汉服社、各行各业的人士加入,复兴已过近十年光阴。

那么怎样识别汉服?

首先,汉服形制众多,并不固定。因为断代的原因,复兴并没有选择其中某一个款式复原,而是各朝代并行。以现代汉服常见领型来说,就有交领、圆领、对襟、袒领(U型领)、方领等多种。

其中交领最常见,值得注意的是它交叉呈y型右衽的意义:“左为阳,右为阴”,左片须覆于右片上,寓意阳刚正直,如果反之,则是家中有丧事或逝者穿着。

对此,孔子曾发微管之叹:如果没有管仲,我们都要变成披发与左扣衣襟的夷狄了!但遗憾的是,现在很多影视剧和综艺节目都疏于考证,经常出现左衽的错误而不自知。

汉服的袖型常用有直袖、广袖、垂胡袖等,其中直袖和广袖为大众所熟知,垂胡袖又称琵琶袖,是模仿牛脖子上的囊袋,类似络腮胡子的形状制成,袖口局部收褶,袖口后有兜余量,可放细小物件,袖型曲线柔和。

半臂,肖似今天的短袖外衣,始于魏晋盛行于隋唐,袖长及肘,衣长及腰,先为隋代宫廷内官、女史所穿,唐代时又传至民间,是历久不衰的形制之一。

论整套汉服种类,女式有齐腰襦裙、袄裙等。男式有玄端(礼仪场合穿着)、道袍、直裰、澜衫等。男女皆可穿着的有曲裾、直裾(在唐代,一时还有女子着男装的风气),其中道袍并不是指道士的衣服,而是明代士人阶层的主要服装,后在清政府的禁令中,从僧侣道士处保存了下来,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我们去一些寺庙,有出家人仍穿交领的缘故。

在外衣分类中,除了半臂,还有披风、褙子、斗篷、比甲、大氅……这些都是是先人留给我们的宝贵财产,弃之何止可惜!

汉服的回归,并不是要让每个人都穿上、天天穿汉服,更不是让其他民族都穿汉服,而是希望可以通过这种外在的直观表现形式,让越来越多的人、包括下一代年轻人不要忘记自己的传统文化。

华夏复兴,衣礼携行:你见过春风三月,盛装徜徉在花雨中的和姬,也知那唱遍了京畿道唤醒大韩民族的阿里郎。如今,为何当他们在节日里熟练穿上礼服,我们却丢了衣裳?

当人们跟风庆度圣诞,狂热于万圣节,又是否想起自己的上元和冬至?

让记忆苏醒,盼有一日,传统文化不再被大众无差别分类为封建糟粕和守旧,归来的汉服不再被“笑问何处来”。

华夏,不是一个赤裸的民族。

出自《醒狮国学》2012年第12期·专题《汉服,三百年落寞等待——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作者简介:翟梦玥,籍贯江苏南京,现于深圳居职漫画主笔。90后传统文化爱好者,作有卡通造型“汉服咩”及聊斋漫画插图等,尝试通过漫画形式让新一代人认可并喜爱中国文化,兼为“汉服深圳”公益社团文案负责与美术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