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排行

相关商品

中国风女装长袖棉麻日常汉服女改良复古齐腰齐胸襦裙套装女三件套
中国风女装长袖棉麻日常汉服女改良复古齐腰齐胸襦裙套装女三件套
罗纹锦-江南素兮2016新款复古中国风女汉服小西装中式上衣开衫
罗纹锦-江南素兮2016新款复古中国风女汉服小西装中式上衣开衫
汉尚华莲汉服配饰彩色发带头饰手绘DIY古风饰品
汉尚华莲汉服配饰彩色发带头饰手绘DIY古风饰品
纹身图腾花钿唐朝妆容汉服配饰眉心贴纹饰女士防水纹身贴纸眉心贴
纹身图腾花钿唐朝妆容汉服配饰眉心贴纹饰女士防水纹身贴纸眉心贴

汉服推荐

龚鹏程:什么是汉服

来源: 汉服社

摘要:中国古代夙以“上国衣冠”自负,如今却遍地西装洋服。有些人开始反省了,所以渐渐就兴起了“汉服运动”,想发展汉服之传承。

中国古代夙以“上国衣冠”自负,如今却遍地西装洋服。有些人开始反省了,所以渐渐就兴起了“汉服运动”,想发展汉服之传承。

由于运动初起,对服饰传统还不是十分了解;入手又常以穿戴、制作、剪裁、外拍为主,关注常只在技术层面,方向及意义还未深入讨论。整个运动又有抵抗世俗之意蕴,故有些团体提出之主张亦不免有激矫的色彩。外界对之,则常因不了解而批评横生。

早在2009年三月,中国服装论坛的主题即是:重塑危机后的中国服装品牌。内容除了大趋势下的中国服装企业变革、直面网络营销、设计与服装的方向外,便已有一个文化与服装的议题,由我主讲“万国衣冠拜冕旒:重塑中华服装文明”,从思想上说明中国服装的基本体系。九年过去了,关心、喜爱汉服的人当然越来越多,但有些常识还是得说一说,以供同道参考。

首先,要介绍礼服、吉服、常服、便服、工作服等概念。

穿衣服要看场合,这是服饰装扮的基本常识。像戏剧里皇帝整天戴着前面垂珠帘的冕冠、或穿着明黄色龙袍,就是没常识的。

你如果去看欧洲人或韩国日本,就会发现他们不但有常服礼服之分,礼服还有很多种,用以对应不同的场合。晚宴服(Dinner Dress)、晚礼服(Evening Dress)、舞会礼服(Ball Dress)都适用于夜间,但是须穿在不同活动场合,造型要求也不同。舞会礼服最华丽、暴露度也最高,近乎上身半裸。可若这样穿到晚宴上,就显得不知礼了。同样,日本和服也分不同级别以对应不同场合,已婚妇女的黑留袖,对应于西方的晚礼服,适用于婚庆等重要场合。但穿着这样的服装拜访朋友就成笑话了。

中国古代也一样。礼服也有不同级别以对应各种场合。皇帝戴冕冠就是礼服中最隆重的一种。以宋朝为例,只有在祭天地宗庙、受册尊号、册皇太子、元旦受百官朝拜等仪式中才会穿戴。其他各种礼服也都有相对应的祭祀与典礼,不能随便穿。清朝皇帝不戴冠冕,不过还是将传统礼制的“十二章纹”纳入皇帝朝服里,吉服上同样也有着传统的十二章纹。

古装剧里常看到的皇帝黄袍,则属于常服。但常服不等于“平常穿的衣服”,而是“常礼服”的意思,在宴会与上朝时穿着。是相对“大礼服”而言的次级礼服。

至于真正日常穿的服装,叫作便服(现在,许多人批评穿汉服宽袍大袖,行动不便,其实指的是礼服。礼服本来就不适合日常穿着的。反之,一些汉服爱好者,穿着大礼服去逛商场、挤地铁、游公园,也让人窃笑。还有一些汉服推广者,煞有介事地教人分辨“汉服与日常衣服有何区别”,仿佛汉服不包括日常服,更让人无语)。

吉服的概念出现于明代,到清朝才被明确列入礼仪制度,隆重程度逊于朝服,但礼仪级别也很高,用于祭祀、重要节庆等场合,不是每天穿的。

礼服各个时代不同。古代以男子上衣下裳制,女子礼服深衣制为原则。后来女人常学男人,也采取上衣下裳制。

周代,王后有六种高贵度不同的礼服:袆衣、揄翟、阙翟、鞠衣、展衣、褖衣,用以对应不同的场合(前三种因为上面都有鸟纹,又称“三翟”)。王后之外的贵妇则按照其夫的品级,享有数量不等的礼服。如庄姜是卫侯夫人,她就有揄翟以下的五种礼服;而她随从里的庶士,其妻的礼服就仅有褖衣了。

周朝制度,缺乏图像资料可以看,但这个体系是延续的。从宋代皇后的画像上看,都是头戴龙凤花钗冠,身穿深青织五色翟纹的袆衣。但这身大礼服只有在受册与朝谒景灵宫时才穿,一年穿不了几次。妃子与命妇的大礼服(褕翟和翟衣)在造型上和袆衣类似,只是花纹等细节不同(例如鸟纹的数量)。

这个基本服装区分,到民国时虽仍依循着,但具体以什么做为礼服时,却提倡西化,民国元年公布的《服制条例》中,竟规定穿西式礼服。“长袍马褂”只属于常服。

换言之,民国以后的服制,才开始脱离中国传统。但它毕竟还有些传统的遗存。例如规定女子礼服是“褂裙”。这跟长袍马褂一样,其实都是清末的流行服装。

也就是说,礼服之形成,有个规律:经常是旧时装变成了新时代的礼服,在礼俗中有特殊的意义。如现在潮汕地区婚俗中新娘穿着的“龙凤褂”,其实就是从清末民初的“褂裙”演变而来的。

再以“霞帔”为例。这原是唐代的流行,指色彩艳丽如云霞的帔子。初唐时流行宽大款,像包着羊毛披肩;盛唐时像围巾一样披在肩头;中唐以后越来越长,通常在身前盘绕,帔尾放在身后或手臂外侧。

到了宋朝,这就变成了贵妇们的常服。而“霞帔”也成了一种身分的代表。在宫中,若一名宫女被提拔起来,将会得到一个“紫霞帔”的最低等级封号,再往上升为红霞帔。

同理,袍衫与大袖衣,在晚唐五代时仅是一种时装,但到了宋朝时就成了民间的礼服。

元代时,规定汉人的婚姻采行“汉儿旧来例”,主要参考《朱子家礼》。女性着大袖衫。事实上也即是以前代服装为礼服。

明代新娘礼服的圆领袍(装饰云肩、通袖襴、膝襴纹样的通袖袍),也是金元时期的流行。

类似褙子的对襟长外套,则是晚明的时装。清朝以后,地位越来越高,渐成为汉族妇女的礼服。当时也称“褂”或“大褂”,搭配以大红绣裙,成为正妻才能穿着的隆重服装(若丈夫去世,寡妇就只能穿湖色、雪青之类素淡颜色的裙子)。民国元年服制中的女子礼服,正是这种披风加长裙!

民国十八年修改了旧的条例,新《服制条例》里,女子礼服是蓝色长旗袍(底下搭裤子)或蓝色斜襟上衣配黑长裙,男子礼服则是袍褂。这是什么呢?不就是稍早之前的流行服装吗?你看孙中山、蔡元培、胡适、鲁迅,谁不是常穿这样的长袍马褂?

至于旗袍,大约在民国十年左右才诞生。它并不是“清朝旗人的袍子”,而是民初的时装。基本上跟男人的袍子一模一样,下䙓宽大,而且配裤子。后来随着流行,旗袍的长短宽窄、开衩高低颇有所变化,但要配上外袍长度相当的衬裙、衬裤,脚上并穿着长丝袜,才是完整的一套民初旗袍。现代旗袍露大腿这种青楼式美感,当时无之,旗袍的开衩都在膝盖上下。到抗战后期,旗袍才开始有比较明显的收腰。

总之,礼服之样式,常以前代之服装为之,一部分沿用从前的礼服,一部分以从前的时装为新时代的礼服。所以礼服相对于现今时装,都显会得古雅些。事实上,这也是世界服饰的规律,各国都如此。现在有人乱骂汉服运动者复古、想去棺材里挖宝,只是因为缺乏这些常识。

这又关联着另一个问题,即汉服之汉,是否应排除少数民族服饰。

过去台湾就常有人拿祭孔、遥祭黄帝等典礼时官员们身穿“满族的长袍马褂”做文章。其实刚已说过了,那不是满族服装,而是法定礼服。反对者只是台独意识作祟,看不惯这其中的大中华意识,借此说事罢了。

近年来大陆也有人拿汉服说事,说汉服只能是汉种人的服装,辽金元清朝的、各少数民族的都不算。激烈的甚至说“中国没有元朝和清朝,是被殖民统治”;穿长衫的都是“清粉”等等。

说的人义愤填膺,我们听了,却不觉要哈哈大笑,哀悯其无知。照他们的逻辑,蒙兀儿王朝不能算入印度史(泰姬玛哈陵即是蒙兀儿王朝的建物),而那可怜的英国,自从杂种威廉带着一票高卢鬼子入侵后,竟硬生生被殖民至今。现在的王室还是德国来的呢!

而这样说,策略上又自陷于大汉沙文主义。除了激化对立,自己生出敌人来之外,能有什么好处呢?

专就服装看,这也是不懂得服装是一直在交流中发展的。

他们排斥辽金元清,高举唐宋明。那我们就来看看唐宋明是怎样的。

唐承五胡乱华之后,本身又有胡人血统,颇染胡风,就不多说了,宋代可是纯粹的汉了吧?哈哈,沈括《梦溪笔谈》就说到:“中国衣冠,自北齐以来,乃全用胡服。窄袖、绯绿短衣、长靿靴、有蹀躞带,皆胡服也。”

北齐以来,男人穿的多是胡服,窄袖圆领衣、长靴、能装备多种生活工具的蹀躞带。只不过后来蹀躞带上用来绑系物件的皮带被省略、盛唐以后的服装则越来越宽松、宋代流行穿鞋而不太穿靴子罢了。所以宋代汉人跟辽国契丹人的服饰并没太大区别,只不过辽人较习惯左衽而已。

宋代汉人跟契丹人服饰相似,不只因汉人已长期染有胡风,更因辽人也在汉化。辽太祖耶律阿保机时,曾实行“以国制治契丹,以汉制待汉人”的不同管理办法。不过等辽太宗耶律德光灭了后晋,把后晋所有衣冠、文物、仪仗等全都搬回自己家穿戴起来后,就变成“太后、北面臣僚国服;皇帝、南面臣僚汉服”。重大的祭祀与仪式场合,甚至所有人都穿着汉式礼服了。

金人刚刚入主中原时,强力要求汉人仿照女真式样剃发易服,不从则杀。后来却也汉化得厉害。

可是在所谓“汉化”中,汉人一样也学金人。前文即已说过:明代新娘礼服的圆领袍,便是金元时期的流行。

金朝贵妇又流行披戴四合如意云头的云肩,而官员常服的肩、胸、背间则饰以形状颇类云肩的金绣花纹,或大型团纹,描绘着春水天鹅、秋山熊鹿等自然景物。这种盖满两肩与上身的装饰法,蒙古人也很喜欢,不但用金线织出这种大片花纹,更把花样延伸到了两袖及下䙓,愈显华丽。

明朝人也对此极为欣赏。明太祖画像上穿的那件“前后与两肩,各金织蟠龙一”常服,或孔府藏的大量柿蒂云肩纹通袖襴装饰的袍衫等,就都来自金元的审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