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排行

相关商品

汉服婚服古装婚服唐制婚服汉婚媚红妆中式婚礼绣花婚服喜服情侣
汉服婚服古装婚服唐制婚服汉婚媚红妆中式婚礼绣花婚服喜服情侣
重回汉唐原创婚嫁男女汉式婚服良缘上衣下裳情侣套装结婚礼服定制
重回汉唐原创婚嫁男女汉式婚服良缘上衣下裳情侣套装结婚礼服定制
比翼鸟汉尚华莲传统汉服周制婚服女款中式婚礼正统服装量身定制款
比翼鸟汉尚华莲传统汉服周制婚服女款中式婚礼正统服装量身定制款
如梦霓裳定制 汉服 婚服[上邪]黑红刺绣衣裳黑红刺绣拖尾曲裾礼服
如梦霓裳定制 汉服 婚服[上邪]黑红刺绣衣裳黑红刺绣拖尾曲裾礼服

汉服推荐

上海公务员实力宠女儿 6年做60件唯美汉服

来源: 新浪上海

摘要:金文斌是上海的一名基层公务员,他有一个6岁的可爱女儿金子韫。2012年,女儿出生的那一刻,金文斌说自己心花怒放。“我有了一个女儿,我能够为妻女做什么?”这是金文斌开始考虑的事情。

金文斌是上海的一名基层公务员,他有一个6岁的可爱女儿金子韫。2012年,女儿出生的那一刻,金文斌说自己心花怒放。“我有了一个女儿,我能够为妻女做什么?”这是金文斌开始考虑的事情。喜欢古典诗词,又喜欢手工制作,金文斌决定为一家三口做一套满月服。因为衣服太好看,金文斌决定凑满一年四季四套衣服。再后来,打算做12套凑够一轮。不知不觉,他制作的服装已经挂满了衣柜,6年时间,一共六十多套。

妈妈和女儿的亲密来自于天然的血缘,而爸爸需要后天积累、互动,才能和女儿产生更多感情。在金文斌家里,手工制作的服装成为了家庭的纽带。讨好小孩子当然可以通过买玩具的方式来达成,但用手工为她制作礼物,女儿会更加珍惜。每次全家穿着美美的手工服装外出拍写真总有人说,他们的衣服好美哦,我们也去淘宝买一套。金文斌会暗笑。淘宝是买不到的哦!这是专属的衣服,专属的感情。用心意让女儿感受到家庭给予的幸福和快乐,是金文斌的终极目的。“也许有一天女儿会变得叛逆,不再爱穿汉服元素的衣服,我愿意为她改变,萝莉服、暗黑系都可以。”金文斌说。

“就算女儿不肯再穿,老婆还是很愿意穿呢,我还是可以一直做下去,哈哈!”

作为一名公务员,早起晚归加班是常态。辛苦一天回到家中,金文斌常常选择熬夜制衣,用更加劳累的方式弥补辛苦工作耽误陪伴女儿的缺憾。其中的动力来自于内心受到的滋养。夜深人静,缝纫机的“哒哒”声令人享受,对妻女的情感从中获得了表达的途径。做一个健康的人、成熟的人,做一个称职的父亲和丈夫,这样的评价要远比社会上的认可来得重要。其中的满足感也远比买一套房,购一台车来得强烈。

金文斌爱好古代文学,李商隐和杜甫摆满了书柜。服装,是他对文字表述的另外一种方式。它可能是一首绝句,或是一首律诗,它的色彩搭配是对仗,它流动的材质是平仄。“爱情,如果不落实到穿衣、吃饭、数钱、睡觉,是不容易天长地久的。那么,文化教育也需要带有温度,通过衣着和言行举止来对孩子进行文化渗透。”

金文斌给自己做的每一套衣服写了诗,也教女儿读诗、背诗。杨玉环体态丰腴,衣着华美,孔雀和麒麟绣在丝绸上,和绿阴冉冉的春色相映生辉。正应了杜甫一句绣罗衣裳照暮春。让女儿穿上汉元素的长袍大袖,她或许能体会到一丝前朝的奢靡富贵吧。

女儿的小身体还在不断长大, 过去的衣服再也穿不下了。但金文斌夫妇决定保留下所有,或许女儿长大以后会穿上妈妈的衣服,或许女儿的女儿又会再穿起这些小小的衣服。作为家庭文化的传承,更是爱的传承。

如今,我们会懂得,“丧偶式”育儿家庭(注:“丧偶式”育儿家庭指家庭教育中一方的显著缺失),原生家庭缺陷对孩子会产生巨大影响。那么拥有满满的父爱母爱,孩子究竟有多健康幸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