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排行

汉服推荐

人生缘何不快乐,只因未读苏东坡

来源: 拾遗

摘要:苏东坡是中国五千年来最懂生活的人。

苏东坡是中国五千年来最懂生活的人。

林语堂赞其一生是“人生的盛宴”——在中国历史上,还找不到谁的生活能比他更丰富精彩,还找不到谁能比他更善于发掘生活的快乐。

我们一直看重作为文学家的苏东坡,而忽视了作为生活家的苏东坡。但其实,作为生活家的苏东坡更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因为人生最重要的,就是拥有发现快乐和制造快乐的能力。

人生缘何少快乐,只因未读苏东坡。

01

“苏老泉,二十七。始发愤,读书籍。”

你知道《三字经》这句话说的是谁吗?

没错,就是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苏洵。

发愤读书的苏洵给两个儿子苏轼、苏辙提供了一个大宝藏——满屋藏书。

苏轼两兄弟就这样从书堆里泡大了。

1057年,20岁的苏轼带着弟弟进京赶考。

这一年科考的主考官是大文豪欧阳修,

副主考官是宋诗“开山祖师”梅尧臣。

参加考试的学生有哪些,说出来吓死人。

除了苏轼、苏辙,还有张载、程颢、程颐、曾巩、曾布、吕惠卿、章惇、王韶。

这十人后来都对中华文明产生了深远影响。

这一届科考,因此被称为“千年科举第一榜”。

考完阅卷,梅尧臣拿着一张试卷手舞足蹈。

欧阳修接过一看,啧啧赞叹:“真是妙文啊!”

他提起笔,立即想把此卷圈为“第一”。

正要下笔,他忽起一念:“这肯定是我弟子曾巩所写,我若将他圈为第一,其他人必会觉得不公。”

于是笔锋一转,将此卷定为“第二”。

哪知解封一看,此卷作者竟是苏轼。

欧阳修立马对苏轼青眼以待。

“把你旧日文章也找来我看看。”

一看,欧阳修更是惊赞不已:

“读轼书,不觉汗出,快哉快哉,老夫当避路,放他出一头地也。”

他觉得自己这个文坛领袖该退休了,

以便让苏轼这个年轻人出人头地。

1061年,朝廷举行了一场制科考试。

何为制科考试?

就是皇帝为直接选拔特优人才设置的考试制度。

这个考试那可比进士考试高大上多了,

北宋南宋录取的进士一共有4万多人,

但制科考试录取了多少?只有41人。

要中榜,那比中六合彩特等奖还难。

制科考试设置分为一二三四五等。

一等二等,要求太高,就是虚设。

第三等实际就是最高等级。

北宋建国100多年来,

也只有一个叫吴育的人考过一个第三等。

这一年,苏轼两兄弟都参加了制科考试。

结果苏轼得了第三等,苏辙得了第四等。

宋仁宗高兴坏了,连连感慨:“朕为子孙后代得了两位清平宰相!”

很多人感慨:“我要有苏轼的天赋就好了。”

他们以为苏轼的成功全靠天赋,

却不知其成功更多源于后天的勤奋。

苏轼晚年时曾对弟子王古说:

“我每读一部经典,都是从头抄到尾。”

苏轼被贬官黄州时,朋友朱载上去看他。

朱载上在客厅等了很久,苏轼才出来。

“我刚才在做每天的功课,没发觉你来了。”

朱载上问:“每天的功课是什么?”

苏轼回答:“抄《汉书》。”

朱载上惊问:“您还用得着抄书吗?”

苏轼回答:“这是我第三次抄《汉书》了。开始一段事抄三个字,后来一段事抄两个字,现在一段事抄一个字。”

朱载上说:“把您抄的书给我看看呢?”

苏轼立即取出一册抄书给他。

朱载上双眉紧皱,一点也看不明白。

苏东坡说:“请您说一个字。”

朱载上就随便挑了一个字,

苏东坡立马背出数百字,无一差错。

那天回家后,朱载上对儿子朱新仲说:

“比我们优秀的人还比我们更努力,我们有什么资格不勤奋呢?”

02

北宋后期政坛最大的政治事件,

就是党争——新党和旧党之争。

新党以王安石为首,要改革,要变法。

旧党以司马光为首,要保守,要持旧。

两派互不相让,斗得你死我活。

而刚刚步入仕途的苏轼呢,

既不新也不旧,既不左也不右。

“我不站队,我只看这事对老百姓好不好。”

新党得势,大力推进均输法、青苗法等改革,

急功冒进,引发诸多社会问题。

苏轼站出来说:“这样激进要不得,急易生乱……”

新党就不爽了:“敢反对,我弄你。”

于是,苏轼就被不断贬谪流放。

旧党得势,便全盘否定改革,恢复旧制。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看到苏轼以前被新党打压,

旧党就以为苏轼是自己人,

便让他青云直上,从八品升到正三品。

哪知苏轼升官后不但不感激涕零,

反而站出来批评旧党:“改革虽有弊端,但也有很多益处,不能全盘否定。”

旧党不爽了:“竟敢帮新党说话,我弄你。”

于是,苏轼又被不断贬谪流放。

在新旧两党的反复得势和失宠中,

苏轼总是显得那么不合时宜。

“新党看他像旧党,旧党看他像新党。”

左右不受待见,所以经常被“误伤”。

从政40年,他竟被贬谪流放了33年。

最高时,他做过中央部长、皇帝秘书,

最低时,他做过县处级民兵副团长。

在那个时代,官员几乎都会选择站队。

不从“新”,就仗“旧”,以求飞黄腾达。

如果苏轼也如此,本可以官拜宰相。

但他就是不:“我不看新旧,只就事论事。”

他从不违心地阿附于任何一方,

“你做得好,我就点赞;做得不好,我就拍砖。”

官可以不做,命也可以不要,

但要我说违心话,臣妾做不到啊!

王国维说:“三代以下诗人,无过屈子、渊明、子美、子瞻者。此四子者,若无文学之天才,其人格亦自足千古。”

屈子、渊明、子美,即屈原、陶潜、杜甫。

而这个子瞻,就是苏轼。

不论“新”当政,还是“旧”临朝,

不管是仕途顺达,还是逆境当道,

苏轼都始终保持着人格的超然独立,

不因“进”而流于逸乐,也不因“退”而短其气节。

他是一位真正的君子。

▲ 苏轼《获见帖》

03

1079年,42岁的苏轼调任湖州知州。

上任后,他例行公事,

给皇上写了一封感谢信《湖州谢表》。

“愚不适时,难以追陪新进。”

“老不生事或能牧养小民。”

新党看了这些话,不爽到极点。

于是便四处收集苏轼诗作,

挑出一些他们认为隐含讥讽的句子,

然后上书皇上:“苏轼诽谤皇上,抨击新法……”

随后新党们纷纷上书,要求处死苏轼。

神宗一听:“苏轼原来这么坏啊!”

便派人将苏轼抓捕回京,下了大狱。

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乌台诗案”。

受此牵连的文人官员多达数百人。

惊闻皇帝要杀苏轼,苏粉们都坐不住了。

▲ 苏轼《宝月帖》

苏轼这家伙实在是太招人喜欢了。

有本宋朝人写的笔记,叫《瓮牖闲评》。

《瓮牖闲评》记载了一些关于苏粉的故事。

比如苏轼任杭州通判时,

同刘敞兄弟乘船游西湖。

游览途中,一女子突然驾船追上来。

此女子气度娴雅,容貌俊美。

她怀抱琵琶,对着苏轼深情唱到:

“我年轻时超级仰慕君,一心就想嫁给君。

可却日日思君不见君,苦等渴盼多年后,

以为今生没机会见君了,才嫁为民妻。

今天能见君一面,死也值了。”

不但女人喜欢苏轼,男人也喜欢。

北宋学者章元弼,娶了美女为妻。

婚后,美女发现丈夫老喜欢整夜读苏诗,

便恼了:“你爱苏轼胜过我,把我休了吧。”

哪知道章元弼真的把她给休了。

不但平民士人喜欢苏轼,皇帝也喜欢。

宋史有载:“神宗尤爱其文,宫中读之,膳进忘良,称为天下奇才。”

▲ 苏轼《新岁展庆帖》

苏粉们大声疾呼:“苏轼可杀不得啊!”

神宗本也是苏粉,但他这次铁了心了。

“苏轼抨击新法,朕要杀一儆百。”

这下,连退了休的三朝元老张方平都坐不住了:

“苏轼乃奇才,实在是杀不得啊!”

神宗不睬:“任何人都不能阻碍变法改革。”

苏轼眼看就要命丧黄泉了,

这时,他最大的粉丝曹太后站了出来。

曹太后叫来神宗,讲了一个故事:

“那一年,仁宗皇帝高兴地对本宫说,

今日我选了两个宰相之才——苏轼和苏辙。

我老了,用不着他们了,

我要把他俩留给子孙们用。

如今你不但不用苏轼,还要杀他。

你怎么对得起死去的仁宗皇帝啊!”

神宗说:“那我就把他们都放了吧!”

曹太后说:“不必都,只放苏轼一人就行。”

苏轼就这样得救了。

大难不死的他被神宗下放到湖北黄州,

任职黄州团练副使,相当于黄州民兵副团长。

他“人生的盛宴”就从这里开始了。

▲ 苏轼《跋吏部陈公诗帖》

04

苏轼带着一家20多口来到黄州。

可副处级干部,工资实在太低了。

“我没法养活一大家子人啊。”

于是他就去求见黄州太守徐君猷,

“能不能帮我想个办法。”

徐君猷刚好也是苏轼的粉丝:

“那我把东门土坡50亩荒地给你吧!”

苏轼带着一家人,开始了垦荒种粮大生产。

这片坡地虽然贫瘠,但足够大,

种上粮蔬,倒也勉强可解决一家温饱。

苏轼万分感激这片城东门外的土坡,

于是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东坡居士。

一日,苏东坡与友人刘倩叔共游南山。

友以蓼菜、新笋等野菜相待,

苏轼品尝后,举箸慨叹:“人间有味是清欢。”

在经过仕途的起起落落后,

苏东坡终于悟得——人间有味是清欢。

清欢之所以好,是因为它是对生活的超逸,

不为名权利所困,只讲究心灵的品味。

“我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

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

我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

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人这一生,与其羁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