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排行

汉服推荐

男子传播传统文化 穿汉服上街被当做“疯子”

来源: 中国人的一天

摘要:在江苏南通,29岁的陈隐龙具有很高的知名度,他是一家汉服社的创办者,各种汉服礼仪活动上几乎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

在江苏南通,29岁的陈隐龙具有很高的知名度,他是一家汉服社的创办者,各种汉服礼仪活动上几乎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
在江苏南通,29岁的陈隐龙具有很高的知名度,他是一家汉服社的创办者,各种汉服礼仪活动上几乎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
陈隐龙十分热爱传统文化,平常也会穿着大褂、头戴礼帽穿梭在大街小巷;吃饭之前,他会行礼节;打招呼时,他会作揖……陈隐龙成了周围人眼中的“疯子”。顶着众多非议,陈隐龙固执地坚持了下来。
陈隐龙十分热爱传统文化,平常也会穿着大褂、头戴礼帽穿梭在大街小巷;吃饭之前,他会行礼节;打招呼时,他会作揖……陈隐龙成了周围人眼中的“疯子”。顶着众多非议,陈隐龙固执地坚持了下来。
时至今日,回忆曾经走过的路,他满是感慨,“对待汉服,我就是一个疯子,我相信疯子能改变世界。”陈隐龙自小喜爱武侠小说,逐渐对故事中描绘的古装和礼仪产生了兴趣。长大后他遇到了一批志同道合的人,他们在网上大量搜集汉服的历史资料以及传统礼仪材料,并不断研习。
时至今日,回忆曾经走过的路,他满是感慨,“对待汉服,我就是一个疯子,我相信疯子能改变世界。”陈隐龙自小喜爱武侠小说,逐渐对故事中描绘的古装和礼仪产生了兴趣。长大后他遇到了一批志同道合的人,他们在网上大量搜集汉服的历史资料以及传统礼仪材料,并不断研习。
2010年,陈隐龙开始筹建汉服社,当时他用身上仅有的4000元积蓄租汉服、买礼器,置办汉服社的必备用品。为了汉服社的正常运营,有时陈隐龙还不得不打些零工贴补。由于刚起步的汉服社入不敷出,加之陈隐龙为了创业放弃了稳定的教书工作,家人起初并不支持他的想法。
2010年,陈隐龙开始筹建汉服社,当时他用身上仅有的4000元积蓄租汉服、买礼器,置办汉服社的必备用品。为了汉服社的正常运营,有时陈隐龙还不得不打些零工贴补。由于刚起步的汉服社入不敷出,加之陈隐龙为了创业放弃了稳定的教书工作,家人起初并不支持他的想法。
2011年,陈隐龙受社区之邀举办讲座等活动,获得了一些劳酬,他购进了第一批属于自己的汉服。于是,他想将自己的爱好当成工作,将汉服社当成一项事业来做。
2011年,陈隐龙受社区之邀举办讲座等活动,获得了一些劳酬,他购进了第一批属于自己的汉服。于是,他想将自己的爱好当成工作,将汉服社当成一项事业来做。
如今,陈隐龙的汉服社越做越大,目前已有成员1071人,业务范围也从之前的汉服租赁、讲座、礼仪活动,发展到汉服婚礼仪式执行、孝道文化宴席、汉服摄影等多个领域,也开始与学校合作提供特色课程。陈隐龙目前住在南通一老新村内,他说以后想在市里买一个大一些的房子,工作室和住所可以放一块儿。
如今,陈隐龙的汉服社越做越大,目前已有成员1071人,业务范围也从之前的汉服租赁、讲座、礼仪活动,发展到汉服婚礼仪式执行、孝道文化宴席、汉服摄影等多个领域,也开始与学校合作提供特色课程。陈隐龙目前住在南通一老新村内,他说以后想在市里买一个大一些的房子,工作室和住所可以放一块儿。
陈隐龙说,现在能够抱着他收养的流浪猫美美睡一觉是最幸福的事。在节假日和活动密集期间,陈隐龙每天要连续工作18个小时,有时甚至好几天连轴转,不得休息,但逐渐他的名气也从南通扩展到了安徽、浙江等外省城市。
陈隐龙说,现在能够抱着他收养的流浪猫美美睡一觉是最幸福的事。在节假日和活动密集期间,陈隐龙每天要连续工作18个小时,有时甚至好几天连轴转,不得休息,但逐渐他的名气也从南通扩展到了安徽、浙江等外省城市。
过去汉服社的成员总是义务参加活动,现在陈隐龙采用按劳计酬的方式为他们开工资。目前,在全国大多数汉服社成员参加活动需缴纳报名费的情况下,陈隐龙的这一做法并不多见,因此他的汉服社成员数量也在不断增加。
过去汉服社的成员总是义务参加活动,现在陈隐龙采用按劳计酬的方式为他们开工资。目前,在全国大多数汉服社成员参加活动需缴纳报名费的情况下,陈隐龙的这一做法并不多见,因此他的汉服社成员数量也在不断增加。
陈隐龙在拍摄社员排练过程中打了个哈欠,连续的排演让他很疲惫。
陈隐龙在拍摄社员排练过程中打了个哈欠,连续的排演让他很疲惫。
排练间隙,陈隐龙上网为活动补购服装。
排练间隙,陈隐龙上网为活动补购服装。
在回家的路上,陈隐龙在揣摩第二天演出的动作。
在回家的路上,陈隐龙在揣摩第二天演出的动作。
看到陈隐龙的坚持,家人也慢慢开始支持他的事业,现在母亲也成为了他的得力助手。母亲在南通经营着一家诊所,工作之余会抽出时间帮助陈隐龙打理汉服社的日常事务,也帮他做一些清洗、整理汉服道具等杂事。
看到陈隐龙的坚持,家人也慢慢开始支持他的事业,现在母亲也成为了他的得力助手。母亲在南通经营着一家诊所,工作之余会抽出时间帮助陈隐龙打理汉服社的日常事务,也帮他做一些清洗、整理汉服道具等杂事。
在一场汉服成人礼活动前,陈隐龙给一位成员粘花钿。每每有人来向陈隐龙租汉服,他不单会把衣服、礼器妥帖地交到客人手中,更会贴心地问上一句:“您知道这些衣服该怎么穿吗?”他会耐心地向客人穿衣搭配和作揖行礼的注意点,甚至手把手地指导客人,不厌其烦。
在一场汉服成人礼活动前,陈隐龙给一位成员粘花钿。每每有人来向陈隐龙租汉服,他不单会把衣服、礼器妥帖地交到客人手中,更会贴心地问上一句:“您知道这些衣服该怎么穿吗?”他会耐心地向客人穿衣搭配和作揖行礼的注意点,甚至手把手地指导客人,不厌其烦。
活动正式开始前,陈隐龙给成员示意动作的规范。
活动正式开始前,陈隐龙给成员示意动作的规范。
在一次汉服成人礼彩排中,陈隐龙和一位汉服社成员为人员的站位产生分歧。
在一次汉服成人礼彩排中,陈隐龙和一位汉服社成员为人员的站位产生分歧。
陈隐龙在主持汉服成人礼活动。
陈隐龙在主持汉服成人礼活动。
陈隐龙在汉服成人礼上“采水”,为仪式的展开做准备。
陈隐龙在汉服成人礼上“采水”,为仪式的展开做准备。
陈隐龙说,今后他想继续向上海、南京等地的汉服社学习,把桃坞汉服社做成一个文化品牌,将传统文化融进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让更多的人了解、喜欢传统文化。
陈隐龙说,今后他想继续向上海、南京等地的汉服社学习,把桃坞汉服社做成一个文化品牌,将传统文化融进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让更多的人了解、喜欢传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