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排行

汉服推荐

穿汉服上街是怎样一段奇妙经历呢?

来源: 汉服社

摘要:第一次穿汉服上街还是很久之前,我还在国内,我那老学究外公直摇头:“你这孩子怎么穿韩国人的衣服?”家里人说,别穿了,大家都拿你当怪人看。然后我倔脾气就上来了,心想反正我脸皮厚,不怕别人怎么看我。

第一次穿汉服上街还是很久之前,我还在国内,我那老学究外公直摇头:“你这孩子怎么穿韩国人的衣服?”

家里人说,别穿了,大家都拿你当怪人看。

然后我倔脾气就上来了,心想反正我脸皮厚,不怕别人怎么看我。

后来最深印象的一次汉服经历,已经是5年后的悉尼大学毕业礼。

2016年,我穿着明制袄裙一上台老校长就暗戳戳地在我旁边说:你衣服好漂亮啊,一会儿可以找你拍照吗?

我当时愣了至少三秒,后来看录像回放,我都快被自己乐死了。那一瞬间真的是民族自豪感爆满。

但真正让我经常穿汉服上街,是从我当上“外卖小哥”开始。

/ 汉服那么小众,还要在别人地盘搞?/

我一开始的方向是在悉尼开一家汉服主题的小面馆,为此家里快把我给骂死了。他们认为汉服本来就小众,我竟然还要跑到别人的地盘上去搞。

但是我这个想法其实老早就有了,可能是从小读《红楼梦》和武侠小说,所以一直对古人的生活抱有无限的遐想。

青楼黛瓦,红砖白墙,山水一色,烟雨朦胧。绾着发髻头戴珠花的少女广袖盈盈,巧笑倩兮,给你斟上一壶桂花甜酒,再端上一盘玲珑剔透的玫瑰糖蒸酥酪。

再者,也一直幻想金庸古龙笔下的快意江湖,想象着自己是行走江湖多年的侠客,寻上一家酒肆,红灯笼照着迷途的浪子心,酒幡飞舞。

风情万种的老板娘为你满上上好的米酒,让店小二给你切上半斤劲道的酱牛肉,再来碗热气翻腾辣子嫣然的汤面,从舌尖暖到心窝。

为了这个想法,我花了一整年的时间做市场调查,洋洋洒洒写了近2万字的企划书,蹲点寻找合适的铺面,设计装修风格,甚至连工作服都定制了。

到最后,我们全家都被我这种精神打动了,决定放手让我试一下。

/ 没错,每个环节都在出错 /

厨师嫌澳洲太远撂手不干。看上的店面全部被人抢先。所有的事都在打脸,都在告诉我太天真了。

最可怕的是,我被困澳洲了。

工作签迟迟不下,在此期间,不能工作,想回国亲自学也不能出境。

当时真的很绝望,一起毕业的所有的同学都找到了合适的工作,就我是名无业游民。最惨淡的时候,我甚至做起了代购。

这样的日子折磨了我很久,本来就闲不下来,现在更是要被这种无聊的日子逼疯掉。我实在没有办法,在家捣鼓起了中式糕点。

从零开始自学,揉面、和面、做造型。每天做不一样的糕点甜品,晚上等朋友们下班后品尝。从小就怕烫怕火的我硬是练出了“铁砂掌”。

直到他们跟我说了一句话,你快搞一家糕点店吧,这手艺,差不多到火候了。这才有了我自己的工作室。

最开始时,从客服、厨师、送货小哥,没错,就我一个人。

穿着汉服送糕点,成了一大特色。几乎每个客人都会拍照上传朋友圈。走在悉尼大街上,回头率百分之百。

其实在国外穿汉服是件很好玩的事,因为大家还是挺友好的,我遇见过很多人,主动要求合影留恋,并真诚地告诉我:“衣服太美了!”

/ 为了不想被当作日本人,差点破产/

我穿着汉服走在悉尼街头,最大的困扰,便是被80%的路人当作日本人。

常常跟身边的人擦肩而过时,便会听到窃窃私语:“Japanese kimono!”

最好笑的是,有一次在Central火车站下车,我后面一直跟着三个中国男生,他们大声地议论道:“我跟你打赌前面那个肯定是韩国的!”另一个说:“不不不,是日本的!”“你猜我们说的话她听不听得懂?”“不可能吧,哈哈哈哈哈!”

我在前面走着真的很尴尬,特别想转过头跟他们说一句:看清楚了,姐是中国人。

最后还是忍住了。心塞塞.......

后来我想,外国人看到汉服,真的想不到中国么?

于是,我们在悉尼歌剧院、唐人街等繁华地段随机采访了100来个不同肤色不同性别的路人,让他们猜猜我这身衣服是哪个国家的。

这是我们做的视频渣画质截图,将就看啦

嗯.......

只能说日本的文化在国外的认知度真的杠杠的......

当时就想说,要怎么样才能扭转他们的印象。

所以我又干了一件特别不靠谱的事,发起了“寻找悉尼汉服大使”大型公益比赛。

历时三个月,联合另外三家主办方Rolling Monster、悉尼汉服同袍会和安妮缘份慈善基金会,历经海选、初赛、复赛和总决赛。总参与人数超过1000人,总决赛在悉尼市政厅,观众1200人。

个中滋味在此不予言表。反正就是,因为搞太大了,我们差点破产了......

好在结果是不错的。

/ 质疑、批评、诋毁,都不是最可怕的 /

这一年,汉服已成为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例如,穿着汉服射箭,穿着汉服登山,穿着汉服弹古筝,穿着汉服演讲......

要说体验,一开始被人指指点点时还是会害羞会尴尬。而今,却练就了一身旁若无人的硬功夫。你要看,随便看。

当然最重要的,是穿着汉服觉得自己特别美。

我曾经也反感别人偷拍我背后议论我,后来一想,我穿汉服,就是让你拍呀,这样宣传力度更大嘛!

记得有次回国,在成都的某号线地铁上,对面有个小哥拿着手机悄悄拍我,为什么我知道呢?因为他身后就是窗玻璃反射得一清二楚啊!我看到他拍完后,又打开微信,小声说道:“可惜拍不到正脸。”

然后我朝他笑笑,说:“可以拍正脸。”

小哥反倒不好意思了:“真的吗?可以拍吗?”

我说你拍吧,对着镜头笑起来。

小哥说,你人真好。

说实话,一路走来,其实中间有受到过质疑、批评、诋毁。我一度曾想放弃,想退圈。

然而,还是一咬牙走到了现在。

因为汉服,又学会了做设计、做簪子、撸发型和美妆,活生生要把自己搞成十项全能。现在我们悉尼的古风生活馆已经开业,团队从1变到13,从一开始的小面馆,到糕点店再到现在主题工作室,唯一不变的,还是汉服。

一个人的一生,有多少次机会,能让你不顾一切地去做一件事?

我想,很多人都没有。

因为怕。怕输了就再也翻不了身,怕朋友嘲笑,怕家人失望,怕爱人死心。

我也一样,我也怕。

可我更怕的是,在日复一日的按部就班中丧失了对生活的激情,在平淡安逸的柴米油盐里丢掉了梦想的渴求。人生短短几十年,我怕我年老时躺在摇椅上,黯然神伤,后悔当初为什么没决心去搏一次。

我怕再不疯一次,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为何如此执着,只因心中有个梦。

梦里有诗,有酒,有茶,有花。

还有我心中,最美的衣裳。

不忘初心。

聽月,现居悉尼,汉服深度爱好者,发起“寻找悉尼汉服大使”大赛,创办了古风生活体验官“聽月小筑”,ID:zcustomise,自称一条自恋的创业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