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排行

汉服推荐

成都汉服秀上“仙女落泪”的90后火了。

来源:与子同裳

摘要:她所喜欢的是一件小众的事儿,更多的人因她爱上了汉服的美。

听月永远也不会忘记,她第一次穿汉服上街,心里像小鹿乱撞一样激动,同时还揣着点小骄傲,结果回来外公冲她直摇头:“别穿了,别人会拿你当怪物看的。”

谁知,这个叛逆的姑娘却决定“将穿汉服进行到底”,甚至,红遍了悉尼。

后来的事她也没能预料,她所喜欢的是一件小众的事儿,但却不妨碍她获得世俗意义上的犒赏,火遍国内外,被人民日报、央视报道,更多的人因她爱上了汉服的美,但她一直是那个初心不忘的姑娘。

今年10月,因为在成都一次汉服节上“仙女落泪”,她哭出了圈,再度意外走红,话题之外,我从这位90后姑娘身上,看到了:炙热的爱,能抵岁月绵长。

初心不改

To Keep the Original Mind

最近,汉服圈炸了锅。

如果足够细心的话,你可能在刷抖音或者微博的时候,看到过10月份在成都举办的萤火虫漫展汉服秀。

单看现场的这些照片,实在是赏心悦目,人美汉服美,仿佛穿越了一般~

现场的小姐姐小哥哥们~

百转千回,

一眼,仿佛过了万年。

这颜值简直了~

想不到吧,汉服还有这样俏皮可爱的~

美到眼睛不忍心眨有木有?

看过的人也忍不住纷纷留言:

“美到词穷。”

“这是什么神仙颜值啊啊啊啊”

“华服真的适合我们穿,太仙了”

所有人可能没想到,就在这美得让人挪不开演的汉服秀开场之前,官方宣布活动临时取消,现场模特和商家集体崩溃。

一位哭得梨花带雨的汉服小姐姐

还因此登上了热搜榜。

好在,事情在模特和商家们的集体抗议下

得到了一个不算太坏的结果,

汉服秀还是照常举行了,

只是时长被压缩到了一个小时,

于是就有了这场被称为“史上最快汉服秀”~

几天后,网上持续发酵,

全网搜开始寻找那位仙女流泪的汉服小姐姐,

结果去搜了资料一看,

这不是听月嘛。

听月,一个痴迷汉服的姑娘。

曾经为了带动身边更多的人关注汉服,放弃了摆在面前的明星之路,一转身穿汉服送起了外卖,后来又在众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中,租下悉尼市政厅,搞起了轰轰烈烈的汉服比赛,险些破产......

正是因为她,许多老外都对穿汉服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就连CCTV都被她惊动了,专门前去澳洲采访。

很多人在听月的带动穿汉服走上澳洲街头,让一帮老外侧面

而回归到现实生活里。

对特立独行的90后姑娘听月来说,

穿汉服上街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了,

她穿汉服送外卖,听讲座,逛图书馆、

甚至参加毕业典礼.....

比起牛仔裤T恤衫,汉服更像她日常里的着装。

这就是听月小姐姐本人了

说起听月和汉服的缘分,就像一部活生生的叛逆史。

从小喜欢读《红楼梦》和金庸的武侠小说,听月一直对古人的生活抱着无限的遐想,在青楼黛瓦,红砖白墙之间,绾着发髻的少女巧笑倩兮,这幕场景在她脑海里回荡过无数次。

浪漫的遐想不知不觉就化为了实实在在的行动。

N多年前,听月第一次像个古书里走出来的女子般梳妆打扮好,然后满心欢喜地穿着汉服上街,真真切切体会了一次穿越的味道,可还没从美好的感觉里缓过来,就被外公泼了一盆冷水:“你怎么穿韩国衣服?”

姑娘脸涨得通红和长辈理论一番:“外公,这个是汉服,不是什么韩国衣裳。”

结果话音没落,家里人都围过来和外公站在同一战线:“快别穿了,你这样穿上街,一定会被人当怪物的!”

听月生性倔强,“我脸皮厚,不怕别人说我。我喜欢漂亮衣裳,那就是一件漂亮衣裳。”

自那次之后,姑娘对汉服的喜欢没有减少一点半点,反而更加强烈,后来,她到澳洲留学,更不用顾忌外人的目光了,想穿汉服的时候就穿了,逛图书馆,外出踏青,就连2016年悉尼大学的研究生毕业典礼,人家穿毕业服,她呢,一袭明制袄裙就上了台。

这姑娘胆子也太大了,不合规吧?

谁能想到呢,在一袭汉服的听月面前,悉尼大学的老校长都化身迷叔一枚,还抽了个空对姑娘说:“你穿的衣裳真漂亮,待会能找你拍张照吗?”

听月在台上足足愣了三秒钟,继而是一阵狂喜呼啸而过,长脸了长脸了!

如果说,在学生时代穿汉服是一段美好记忆的话,毕业后迈入职场,总不能成天活在汉服的小天地里吧,OL风,西装小套裙才是标配。听月偏不。

在职业上听月曾经有很多选择。

她参加过澳洲《一线星计划》真人秀获得季军,出演过首部留学生情景喜剧《屌丝留学记》,人称宅男女神,不出意外她可以沿着表演这条路一直走下去,或是从事与所学专业企业管理相关的工作,今后做个职业经理人也不赖。

原本在悉尼已经有一份很好的工作,结果说放手就放手,“我还是想从事跟汉服有关的行业。”

我猜想,姑娘之所以放弃那个工作,有部分原因大概是不能随心所欲地穿汉服了,哈哈哈。

听到这儿,家里人急眼了:“这汉服本来就小众,在中国都不一定能做起来,你还斗胆到老外地盘上搞事情。”

那段时间,听月都快被家里人骂死了,不过她还是坚持了自己的想法,开始一本正经地做调研,2万多字的企划书,走街串巷地找店铺,设计门店的装修风格,连工作服都定制好了......

她决定在悉尼开一家汉服主题的小面馆,看这小妮子如此上心,连一直反对的家人都心软了下来,“既然你这么喜欢,那就放手去做吧。”

谁知挫折却接踵而至......

请的厨师突然撂挑子不干了,挑好的选址都被人抢走了,就连工作签证也出了问题,摆在眼前的现实是:她既不能回国,也不能工作。

那段时间听月眼看着身边所有同学都找到工作,就自己待业青年一枚,混得最惨的时候她做起了代购,后来实在是受不了清闲的生活,就很偶然地捣鼓起了中式糕点。

没想到毫无经验的姑娘,做出的糕点倒是品相不错,味道也好,朋友们吃了她做的糕点后,都说:“你这手艺,可以开一家糕点店了。”

就这样无心插柳地,2016年6月6日“聽月小筑”横空出世了,最开始,店里所有角色都是她一个人来,她身兼老板娘兼厨师兼客服兼手绘包装师兼外卖小妹......

硕士生送起了外卖,家里人第一反应就是“这孩子,读书读傻了。”

听月在手绘糕点包装盒

不过听月倒是很乐呵,因为可以随心所欲地穿啦,平日里汉服就是她的常服,出去送糕点的时候汉服就成了她的工作服。

每回她走上悉尼街头送外卖,都会引来侧目一片,当客人见到仙气飘飘的外卖员时,喜欢得不得了,纷纷求合影发朋友圈,听月家的回头客越来越多。

不过最令她印象深刻的是,走在大街上十次有八次会被当成日本人或韩国人。

有时候跟身边的人擦肩而过时,便会听到窃窃私语:“Japanese kimono!”

最尴尬的是有回身后跟了三个中国男生,其中一个说“我打赌她是韩国人!”另一个说“肯定是日本的。”“我们说的话她听不懂吧。”他们不知道前面那个中国姑娘,心中早就炸了锅。

后来,她索性在悉尼街头做了个街头采访实验,随机采访了100个路人,让他们猜自己的衣服是哪个国家的,想了解一下人们对汉服的认知究竟是怎样的。

听月在进行随机街头实验

扎心了呀姑娘。

和当年她第一次穿汉服时外公的反应相似,绝大多数人都认为她穿的衣服来自韩国和日本,很少人给出的答案里会提到“中国”“汉服”。

“因为历史太过悠远,人们觉得它太古老了,人们渐渐把它遗忘了,我想告诉全世界,我们中国也有美丽的传统服饰。”听月说。

为了扭转人们对汉服的印象,听月随后跟合伙人Owen干了一件大事儿——

发起“寻找悉尼汉服大使”公益比赛。

听起来特不靠谱,结果这没任何举办此类活动经验的姑娘,愣是让这一切梦幻成了真。

寻找悉尼汉服大使”活动部分参赛定妆照。滚动查看更多

“为了这场比赛,我差点破产了......”

汉服是量身定制的,光身上一只金凤凰要绣14万针,舞美、灯光、道具都竭尽全力用最好的,强迫症的听月恨不得把每一个细节都做到完美。

从发布消息招募选手,找评委选出30强选手,到开展培训,摄影化妆做发型找场地,发布第一波定妆照,然后带选手们日以继夜地排练,和小伙伴们天天加班、啃泡面、剪片子、定流程、做设计......

历时整整三个月,这次公益比终于在悉尼市政厅惊艳亮相。

听月他们将总决赛的地点选在了悉尼市政厅,而光当天一天的场地、灯光、舞美和人工费用是5万澳币,按照当时汇率,每天的费用约合27.5万人民币。

"当时比赛一结束,我们几个主创谢幕时就在台上哭成狗。"

这次比赛总参与人数超过1000人,观众达到1200人,不止澳洲当地媒体,中央电视台CCTV 4中文国际频道《华人世界》栏目也大篇幅报道过。

而且听月还因此认识到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汉服圈朋友,2017年1月,听月小筑也慢慢从单打独斗变成了一个大家庭,终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工作室。从此,姑娘的汉服梦越做越大。

听月小筑工作室

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

建了一个与汉服有关的曼妙世界。

让每个来店里的人,

都可以在这里选一套心仪的汉服,拍摄写真。

无论是如梦如幻的隽永工笔画风,

还是飘逸灵动的大漠侠客风,

或是大气妩媚的丹枫华美风,

有汉服的独特韵致之下,

都别有一番风情。

除了身着华服留下倩影之外,

你还可以,和志同道合的伙伴

参加各种汉服主题活动,

茶道、古风茶话会、

书法、风水、妆发课、及笈礼......

感受悠悠五千年的中华传统。

所有跟汉服有关的可能性都被听月挖掘出来,玩出了花火。

无论让汉服走出悉尼,去日本樱花树下跟和服来一场PK,还是跟小伙伴们走上悉尼街头,把汉服带到外国姑娘的身边。

这个姑娘正用行